Juans-Radio-Manual
|

Juan’s Radio Manual – 如何在天空把話說好

喜歡這篇文章嗎?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👍

Juan’s Radio Manual 內文重點

https://images.unsplash.com/photo-1453738773917-9c3eff1db985?ixlib=rb-1.2.1&q=85&fm=jpg&crop=entropy&cs=srgb

本文聚焦在「溝通 Communication」。

真實世界的溝通,有各式各樣的技巧,西方有卡內基、東方有蔡康永,教導我們如何把話說好、達到目的、討人喜歡。

飛行世界的溝通,當然也有技巧。

本文整理出來的溝通心法,期望能幫助學飛各階段或正在飛行的朋友,打通任督二脈,在無線電波道上,不再聽起來像剛學飛的 Student Pilot。

掌握效率、實用的溝通,是飛行員的必備技能之一。

文章架構,分成以下幾段:

  1. 飛行之前:重要觀念提示
  2. 飛行任務:飛行各階段溝通注意事項
  3. 案例討論:書中提到的三個案例
  4. 讀後心得:看完該篇章後的想法
  5. 自我反省:反省自己從學飛以來的航空通話情形
  6. 學習資源:列出相關資源連結

起飛以前

https://images.unsplash.com/photo-1527820059849-dfcfa37a7126?ixlib=rb-1.2.1&q=85&fm=jpg&crop=entropy&cs=srgb

重要觀念

簡潔、安全、合法、專業。

若要用四個單詞總結飛行世界的溝通技巧,那就是這四個字了。請容我用簡單幾句話分別描述一下背後的觀念。

簡潔

ABAP (As Brief As Possible). 能用一句話,就不要用兩句話;能用一個字,就不要用兩個字。

唯一的例外:無線電上的通話不太忙,對方可能會想陪你好好聊上一會兒,通常這情況很少見。

安全

除非聽到指令是 110% 確定,否則不輕易回覆,不做任何操作。

有疏忽一旦發生或沒人檢查到,將產生難以想像的後果。只要心中帶有 1% 的不確定,請勇敢地說:”Say Again” 或是 “Confirm XXX”。

合法

遵守規範、遵守指示。

除了緊急狀況,沒有任何人可以凌駕於法規,None!

專業

打起精神講話,不要故意用吊嗓子,或是講很快、babble (mumble) 的方式,表現出自己的英文很高明。這對於有效、精準的溝通並沒有任何幫助。

避免用字

這段提到的用字,搭配原作的內文,我歸納出來的重點就是「一秒惹怒 ATC 」。

當然,不是所有 ATC 脾氣都那麼差、那麼不通情理,但你如果在他們很忙的時候,重複使用以下單字,包準不會有好下場!

贅詞

  1. Good Morning/ Afternoon
  2. This is …
  3. Ready to …
  4. Standing by for …
  5. With you at …
  6. Checking in at …
  7. Level at …
  8. Out of …
  9. Leaving …
  10. Ah…ah…ah…
  11. ATC 單位名稱:除非你是 VFR 飛機,為了取得他們額外的注意力(原先 VFR 飛機並不會在他們監管的電腦系統裡),ATC 必須拿紙筆把你記錄下來

數字

  1. Two:易和 “To” 混淆
  2. Four:易和 “For” 混淆

關鍵字

其實就像《專準主義》一文提到的精神「精、簡、準」一樣。

符合以上觀念的對話其實可以變得很簡單,長長的對話內容,其實只要確實抓住下面四個點,大多時候都算是一個良好的對話。

  1. 高度 Altitude
  2. 速度 Speed
  3. 航向/航路 Heading/Routing
  4. 頻率 Frequency

冷知識

  1. 航空英文單字,沿用了軍事傳統,每一個字母都有特殊念法,很有趣喔!
  2. 除了 121.5(緊急通話波道), 123.45 以外,122.95, 122.8 通常呼叫,都會有人可以幫的上忙!
  3. VFR flight in USA, 如果拿到的是 0XXX 的 Squawk code,代表還沒有盡到 ATC 的 control system 裡面,一但它們工作量大,要做好被放生的心理準備

飛行任務

這個段落,以 CI-007,無線電呼號 “Dynasty Zero Zero Seven”

從 LAX – TPE, 777-300ER 機型 (Turbulence Category: Heavy)為例,依照飛行各階段,描述可能遇到的通話情況和理想溝通範本。

https://i0.wp.com/www.fp7-restarts.eu/images/phases.jpg?w=1290&ssl=1

Clearance

飛機後推前,飛行員向 Clearance 要起飛許可,有兩種可能的情況 (Voice or PDC)

‍✈️: “Dynasty 007 Heavy to TPE with Alpha.” (Via Voice or PDC)

‍ 許可頒發席:給一串 Clearance (Via Voice or PDC)

‍✈️ Voice 接收:”SUMMR 2, MCKEY, 5000, 124.3, 5678, Dynasty 007 Heavy.”

‍✈️ PDC 接收: “Dynasty 007 Heavy, 5678 with Alpha.”

⚠️ 關注重點 ⚠️
  1. 不需要呼叫 ATC 的名字(他們知道自己是誰)
  2. 唸出關鍵的數字就好,其他的冗字不需要念
  3. ATC 只想知道三件事:”Tail #,” “Squawk”, “ATIS”
  4. “Heavy” 是依據飛機重量定義的 Turbulence category

Taxi

‍✈️:”Dynasty 007 Heavy, taxi from Spot 1.”

‍ 地面管制席:”Dynasty 007 Heavy, RWY25R, taxi via B.”

‍✈️:”25R, via B, Dynasty 007 Heavy.”

⚠️ 關注重點 ⚠️
  1. 不要說 ”Ready to taxi“ or “Stand by for taxi”, 會很像 student pilot
  2. ATC 只想知道兩件事:”Tail #”, taxi from “location”
  3. Hold short, taxi route 很重要,ATC 給了什麼,就要確實 read back
  4. Crossing RWY, 看清楚兩邊沒飛機,可能的話,適時和 ATC confirm “crossing XX”

Takeoff & Departure

Takeoff

‍✈️:”Dynasty 007 Heavy, ready when you are.”

‍ 機場管制席:”Dynasty 007 Heavy, RNAV to DOCKR, maintain 5000, RWY 25R, cleared for takeoff. “

‍✈️:”RNAV to DOCKR, 5000, 25R, cleared for takeoff, Dynasty 007 Heavy.”

After Takeoff

ATC 要求換頻道

‍ 近場台:”Dynasty 007 Heavy. NOCAL APP 124.3″

‍✈️:”two four point tree, Dynasty 007 Heavy.”

飛行員報現在高度和 Cleared 高度

‍✈️:”Dynasty 007 Heavy, 1.5 (1,500) climbing 5,000″.

‍:”Climb and maintain 10,000, Dynasty 007 Heavy.”

‍✈️:”Ten thousand, Dynasty 007 Heavy”

⚠️ 關注重點 ⚠️
  1. Ready “when you are”,一種智慧、體貼的表達方式
  2. 唸 1.5 比唸 1,500 來得快

Enroute

換頻道

‍:”Dynasty 007 Heavy, contact LA Center 135.3.”

‍✈️:”tree-five point tree, Dynasty 007 Heavy.”

‍✈️:”Dynasty 007 Heavy, 10,000.”

‍:”Dynasty 007 Heavy, good morning……”

換高度

‍:”Dynasty 007 Heavy, climb and maintain One-five, fifteen thousand.”

‍✈️:”One-five, fifteen thousand, Dynasty 007 Heavy.”

很久都沒人講話

‍✈️:”Dynasty 007 Heavy, radio check.”

‍:”Dynasty 007 Heavy, loud and clear, how do you read me?”

‍✈️:”Loud and clear also.”

主動改變高度

‍✈️:”Dynasty 007 Heavy, request Niner thousand.”

‍:”Dynasty 007 Heavy, descend and maintain Niner thousand.”

‍✈️:”Niner thousand, Dynasty 007 Heavy.”

Traffic Alert

‍:”Dynasty 007 Heavy, traffic 10 o’clock.”

‍✈️:”Dynasty 007 Heavy, looking.”

⚠️ 關注重點 ⚠️
  1. double confirm 的使用:”One-five, fifteen thousand”。根據經驗統計,美國在 10,000-15,000 ft 的高度很容易有溝通上失誤,因此有時使用 ”double read-back“ 的方式來念該區間的數字
  2. 航空英文的 3 和 9 分別會唸作 “Tree”, “Niner”
  3. Traffic alert 的時候,就回答 “Looking” 就好,並試著把飛機找出來,不用硬要回答 “not in sight” or “In sight”.

Approach & Landing

下降前

‍✈️:”Dynasty 007 Heavy, looking for lower (if you got it).”

‍:”Dynasty 007 Heavy, descend and maintain FL200 by DRAKE, pilot discretion.”

‍✈️:”FL200 by DRAKE, pilot discretion, Dynasty 007 Heavy”

Approach

‍:”Dynasty 007 , heading 080, descend 2,500, maintain 2,500 until established, cleared ILS RWY 05L Approach.”

‍✈️:”080, 2,500 until established, cleared ILS 05L, Dynasty 007.”

Tower

‍✈️:”Dynasty 007 Heavy, 05L.”

‍:”Dynasty 007 Heavy, Wind 080 25 gust 35, number 2, number 1 rolling traffic, RWY 05L, cleared to land.”

‍✈️:”RWY 05L, cleared to land, Dynasty 007.”

After Landing

‍:”Dynasty 007, right turn N7, contact Ground on 121.1.”

‍✈️:”121.7, Dynasty 007″

‍✈️:”Dynasty 007, vacating via N7.”

‍:”Dynasty 007, taxi via N7, NC, NN, NP to stand D9.”

‍✈️:”Taxi via N7, NC, NN, NP stand D9, Dynasty 007.”

⚠️ 關注重點 ⚠️
  1. “If you got/have it” 也是一個比較禮貌聰明的溝通方法
  2. Pilot discretion 簡單講有幾個重點
    • 慢慢來,你準備好了再開始下降(飛行員通常會 follow FMC 計算出來的結果)
    • 下去了就不能再回去原本的高度
    • 離開高度時,要跟 ATC 說
    • ATC 不會 care 下降率
    • 通常台北這邊 “Pilot discretion” 會用 “When ready” 取代
  3. Heading, Altitude 是進場階段的重點,其他很多贅字,其實是可以省略的。在 Approach 的範例中,我把作者書中的例子改為 RCTP 常聽到的 Clearance,其實這樣子的版本應該是最簡短,又沒有省略不該省略的部分
  4. “Heavy” 在 ICAO 規範國家中(台灣就是),只有在第一次跟 ATC 建立通話時才需要加,所以最後一個例子,選擇性地將它移除,落地後,因為沒有 wake turbulence 的考量,也不會再加上 “Heavy” 的字眼
  5. Taxi clearance 想盡方法抄下來,不要相信你愚蠢又不可靠的大腦 !

案例討論

下列三個事件,和航管溝通沒有全然相關聯性。

僅是書中提到的三個航空案例,所以將其納入本篇章,一併討論研究。

從三個案例中,可以學到非常多深刻的教訓。

1️⃣ SwissAir Flight 111

  • Date: 1998/09/02
  • Fatalities: Crew: 14/ Pax: 215/ Total: 229
  • A/C: MD-11

事件資源

事故主因

  1. 機上娛樂設備、耐火/防火材料、火警告警系統等設計缺陷
  2. 電路系統過載,引起電線短路引發起火
  3. 組員誤判情勢,誤認為空調系統問題,延誤處置黃金時機
  4. 大火蔓延導致航電系統故障,飛機最後失控墜毀(從發現煙霧起算,前後不到 20 分鐘)

學到什麼

  1. 勿輕忽冒煙狀況
  2. 電器勿過載
  3. 做好份內職責,相信 CRM
  4. 記得有備用儀表的存在
  5. Fire 情況最緊急,分秒必爭!

2️⃣ ValuJet Flight 592

  • Date: 1996/05/11
  • Fatalities: Crew: 5/ Pax: 105/ Total: 110
  • A/C: DC-9

事件資源

事故主因

  1. 不應出現的危險品因作業疏忽,誤置於前貨倉
  2. Oxygen Generators 因碰撞導致起火燃燒
  3. 煙霧+大火竄燒至駕駛艙、客艙,導致飛機系統失效、組員失能,最終飛機失控墜毀於 Everglades 沼澤(前後僅 4 分鐘)

學到什麼

  1. 嚴格遵守 SOP 程序、做好份內工作
  2. 對於火警的處置觀念
  3. 煙霧 → 立即使用氧氣面罩(太晚就會反應不及)

3️⃣ US Airway Flight 1549

  • Date: 2009/01/15
  • Fatalities: 0 Crew: 5/ Pax: 150/ Total: 155 All alive!
  • A/C: A320
https://i0.wp.com/d2eib6r9tuf5y8.cloudfront.net/l/assets/img/article/article-820-g4ipesfz/keyvisual.jpg?w=1290&ssl=1

事件資源

事故主因

  1. 起飛後約 2,500 ft 遭受鳥擊(約 8lbs),導致雙引擎失效

學到什麼

  1. 鳥擊:
    • 鳥類飛行高度 max: 6,000m ≈ 20,000ft
    • 99% under 2500ft
    • 93% under 500ft during T/O & LDG
  2. 飛機性能
    • Glide Ratio (以 777 為例):1:15 ≈ 1000ft : 2.5nmhttps://i0.wp.com/farm4.static.flickr.com/3262/3201623730_5c251490be_o.jpg?w=1290
  3. QRH 程序
    • Dual ENG Fail Checklist
    • Ditching Checklist
    • Evacuation (緊急逃生)Checklist
  4. Human Factor
    • 別忽略反應時間
    • FORDEC Model
    • 避免落入 Tunnel vision 以兼顧大局
    • CRM:聆聽、觀察、行動
    • 保持彈性:Don’t stuck in checklist
  5. 操作:注意 SPD, AOA, Flaps setting

讀後心得

識時務者為俊傑。

航空對話和辦公室對話很像,講話的方式、內容要隨機調整。

書中作者的一些觀點,確實令人印象深刻,但我採取的態度是部分同意、部分不同意,因此我在上面舉的例子,有小幅度的改動,盡可能保留原著精神實際情況

航空世界的溝通,在本質上我認為和辦公室又沒有完全相同,它有以下幾個特性:

安全導向

https://i0.wp.com/www.worldwar2facts.org/wp-content/uploads/2016/06/Military-Alphabet-of-World-War-2.jpg?w=1290

飛行任務的目的很簡單,安全地把貨物、客人從甲地運送到乙地。

一趟任務的完成,可以想像需要大量跨單位的協調合作。這篇單純只聚焦在「溝通」的部分,那麼ATC 就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。

以「安全為前提」下做溝通,人的情緒表現,和平時一定會稍有不同。尤其是在工作量相對大的離場、近場階段,相較於巡航階段,可能飛機少,對方願意跟你哈拉,不代表這個哈拉的態度,就可以一路帶到落地。

工作量提升,帶來生理、心理上產生的壓力,即使飛行員、航管人員都接受了無數的訓練,仍逃避不了身為人,在高壓下產生情緒反應、犯錯的事實。

語言&文化

再者,現代航空業,主要是從西方國家發起,因此航空業普遍使用英語。

這也多少把美國的「文化」和「英語特性」帶進來。在航空業講究標準化、程序化的特性,這種語言文化特性,就會產生一些「亂象」。

  1. 語言:讀音、語法、多元表達方式
  2. 文化:目的性、彈性、多元開放

標準化的目的,是為了降低複雜度,減低犯錯風險。

然而這事情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,我想很大原因是這些老美們,老早把無線電通話當作日常對話了。使用他們習慣的語言、口語表達方式是理所當然,但不代表外來的飛行員可以馬上適應。

簡潔的溝通方式,並沒有在法規規範或額外獎勵推崇,所以常見的後果就是遵循傳統、學以致用、目的達到即可,系統優化是別人的事。

想一想,其實也很像世界運作的原則 。

一對多

航管人員非常忙碌!!!

有看過《Tokyo Control 東京航空交通管制部》的朋友們,應該多少能體會。

一個管制員,可能手上同時接管雙位數的飛機架次(視席位=工作崗位不同而定),在單位時間內要協調飛機的順序、間隔,其實和玩手遊一樣,只是今天場景對象換成是空中的飛機,只能前進無法後退、暫停,安全第一、沒有第二的高壓遊戲,這遊戲你想挑戰嗎?

身為飛行員,給予航管員「場域」基本尊重,進而提升飛安,何樂而不為?

節奏快

航管員和飛行員的協調溝通時間其實不長。一趟飛行任務,飛機在一個航管員的管制下,短則幾分鐘,長可達數小時,對話的次數、時間長度卻是非常短暫。

彼此目標都是確保飛安,培養感情、勾心鬥角、看臉色… 這些事情都不會發生。

即使有對靈敏的耳朵,能夠輕易辨別人聲,要在短時間任務重複聽見同一聲音的機率也不太高,所以,把握前述的四原則,就是對航管員和自己工作的尊重了。


自我反省

聆聽的意識

研讀該章節時,赫然發現自己只有在學飛、訓練階段,會主動去聽 LiveATC,導致自己對於航空對話的技巧和節奏敏銳度降低了。平常執勤因為沒有歸納出上述的重點,所以也缺少這層「意識」去辨識出自己和別人在無線電上是否聽起來像 Student Pilot。

改掉舊習想必是困難的,提醒自己試著先用心去感受何為「簡潔、安全、合法、專業」的溝通,做出適當調整。

講太快

這是在航空公司 IOE 訓練初期,我印象非常深刻自己犯的毛病。

世界越快, 心 則 慢。
– 金城武

在瞬息萬變的航管溝通,每個人的說話節奏對於初出茅廬的小鬼,聽起來就跟子彈一樣快速,於是當自己按下麥克風發話,就會不自覺的想用同樣的速度說話。

這種習慣,其實到了國外很容易產生悲劇。

當我說得快,對方會以為我英文很好,回覆相對地也快,可能導致:

  1. ATC 用一些很口語的方式跟我說話(哈囉,Actually, I’m not a native speaker )
  2. 該聽到的重點「高度、速度、航向、頻率」等,因為語速沒跟上,要請他再 “say again”。

所以慢慢說、慢慢聽,是無線電溝通的一個重要技巧。

我是一直到某次被帶飛的教官提醒了一番:「慢慢講~」才改掉這個壞習慣,很感謝當時教官的教導!

VFR to IFR

在閱讀這篇文章的前期,我一直不太明白為何作者一再強調「不要、不要、不要」去呼叫 ATC 的席位名稱,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是誰!但是這個理由仍不夠說服我,原因有三:

  1. 80-90% 的飛行員發話時,仍會稱呼 ATC 的席位名
  2. 一般對話打招呼,先稱呼對方的名字也是種基本禮貌,卡內基也說了「名字是最悅耳的語音」
  3. 從小飛機訓練時期,就被這樣教導了,先稱呼對方,再講自己是誰、要幹嘛

直到我看到下面這個觀念,我終於懂原因了!

  • IFR 飛機:已被關注。通話可以快狠準,呼號一喊出來,ATC 立馬知道你是誰
  • VFR 飛機:求關注。不在航管的系統裡面,ATC 要拿出紙筆來,額外註記你的資訊

基於這個理由,會讓我想試試看轉換溝通模式。

當然我相信這是個見仁見智的作法。不同的時空背景、航管環境、忙碌程度都應該要做出最適宜的調整,但至少學到寶貴的一個觀念!

後記:看到台北航管人員和飛行員的交流文件,發現其實部分航管員是喜歡有問候的對話,帶有溫暖、打氣的成分。所以似乎沒有絕對好或不好的對話,只有適合不適合。


學習資源

一個快速了解航管單位在做什麼的影片


影片分享

Tense Exchange at Fort Worth Alliance (AFW) | “I need you down!”


喜歡這篇文章的話,請不吝嗇地 C.L.S. 或是右側欄位訂閱支持我。

Comment:歡迎在下面留言區和我分享你的想法或是行動 
Like:或是在下方按個喜歡 
Share:也歡迎分享給你的親朋好友 ‍❤️‍


喜歡這篇文章嗎?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👍

Similar Posts

2 Comments

發表迴響